<rt id="wbh10"><nav id="wbh10"></nav></rt>
  • <strong id="wbh10"><li id="wbh10"><dd id="wbh10"></dd></li></strong><font id="wbh10"><tr id="wbh10"><xmp id="wbh10"></xmp></tr></font><rp id="wbh10"><nav id="wbh10"><button id="wbh10"></button></nav></rp>
    <cite id="wbh10"></cite>

    <rt id="wbh10"><nav id="wbh10"><strike id="wbh10"></strike></nav></rt>
    <rp id="wbh10"><meter id="wbh10"><button id="wbh10"></button></meter></rp>
      1. ?
        資訊

        抗疫中藥遭熱炒

        發布時間:2020-04-21 08:35:39  閱讀量:2907

        作者:章遇  來源:時代周報

        核心提示:有了官方認可的身份,相關藥企在資本市場上被資金熱炒。以嶺藥業連續4個交易日被封漲停,市值超430億元。作為血必凈的生產廠家,紅日藥業亦錄得3個漲停板。

        “隨著國內疫情得到控制,目前國內銷售處于正常平穩的狀態。海外訂單有所增加,但海外銷售規模和國內的銷售規模相比還不是一個量級,暫時不會對公司總體營業收入構成影響。”4月18日,以嶺藥業證券部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

        繼雙黃連之后,中藥再度被熱炒。但與雙黃連的炒作不同,新冠肺炎作為新適應癥首次被獲準寫進了藥品說明書。

        4月14日下午舉辦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科技司司長李昱表示,國家藥監局已經批準將治療新冠肺炎納入到“三藥”的新適應癥中。“三藥”分別指連花清瘟膠囊/顆粒、血必凈注射液及金花清感顆粒。

        同日,以嶺藥業(002603.SZ)和紅日藥業(300026.SZ)先后公告披露《藥品補充申請批件》,確認上述消息。

        作為一款已經上市十幾年的OTC(非處方藥)老藥,連花清瘟在疫情期間多次被列入診療方案推薦用藥,銷量井噴。受益于連花清瘟的銷售拔升,以嶺藥業2020年一季度盈利預計同比增長超過五成。

        有了官方認可的身份,相關藥企在資本市場上被資金熱炒。

        以嶺藥業連續4個交易日被封漲停,市值超430億元。作為血必凈的生產廠家,紅日藥業亦錄得3個漲停板。

        連花清瘟需求井噴

        連花清瘟誕生于2003年“非典”期間,是以嶺藥業創始人吳以嶺為抗SARS而研發的一款廣譜抗病毒中藥。在過往的流感疫情中,連花清瘟頻頻露臉,先后18次被列入國家衛健委、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發布的甲型流感、乙型流感、禽流感等呼吸道疾病相關診療方案的用藥推薦。

        作為獨家品種,連花清瘟的銷售額占以嶺藥業總營業收入的比重逐年上升。

        近日,以嶺藥業董秘吳瑞在投資者電話會議上透露,2019年前三季度,連花清瘟系列產品實現營業收入14.15億元,占公司營業收入的比例已經達到32.54%。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連花清瘟再次被納入診療方案的推薦用藥,需求井噴。

        記者了解到,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以嶺藥業將石家莊和北京兩個生產基地的生產線全部用于生產連花清瘟,日產量達到5000多萬粒膠囊劑、100多萬袋顆粒劑,但部分地區仍出現缺貨斷貨現象。

        業績預告顯示,2020年一季度,以嶺藥業預計實現歸母凈利潤4.33億―4.61億元,同比增長50%―60%。據吳瑞透露,今年1月份,連花清瘟系列產品的收入就已經超過去年一季度的銷售額,新冠肺炎疫情對該產品的銷售促進作用明顯。

        隨著疫情全球蔓延,連花清瘟在海外華人圈亦成了“搶手貨”,以嶺藥業借機布局海外市場的準入注冊。

        就在3月底,連花清瘟膠囊拿到了泰國衛生部現代植物藥的注冊批文,獲得在泰國市場以藥品身份銷售的資格。

        截至目前,除泰國外,連花清瘟膠囊已經在香港、澳門和巴西、印度尼西亞、加拿大、莫桑比克、羅馬尼亞等地區以“中成藥”“藥品”“植物藥”“天然健康產品”“食品補充劑”等身份注冊獲得上市許可。

        “拿到注冊批文的這幾個國家,訂單和銷量確實較之前有所增長,但畢竟中成藥還是更容易被華人認可,受眾比較小。”上述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說。

        由于目前海外銷售暫未形成規模,占比仍較低,連花清瘟的海外銷售主要是通過代理商的方式,逐步打開市場。

        “我們把藥給到代理商,代理商再負責當地的終端銷售和價格制定。目前,我們對海外的出口價格跟國內沒有太多區別。未來看情況決定是繼續采用代理商模式還是組建單獨的銷售團隊。”上述相關負責人向記者表示。

        盡管受到海外華人熱捧,但我國至今無一例中成藥在歐美高端市場實現突破。事實上,早在2015年9月,連花清瘟就啟動了美國臨床研究,是全球首個獲FDA批準開展二期臨床研究的大復方中藥。

        然而,歷時近五年,連花清瘟在FDA的二期臨床到現在才完成3/4的病例入組,仍處于臨床病例收集階段,注冊進展十分緩慢。

        中藥注射劑迎轉機?

        同樣是疫情推薦用藥,血必凈卻是另外一番境遇。

        在獲批新冠肺炎適應癥后,紅日藥業緊接著發布血必凈注射液獲得“天津市科學技術進步一等獎”的喜訊,對血必凈治療新冠肺炎的療效“賣力自夸”。

        此舉很快引來監管關注。

        4月17日,深交所下發關注函,要求紅日藥業說明產品新增適應癥以及獲得技術進步獎項是否存在選擇性披露配合二級市場股價炒作。

        紅日藥業“賣力自夸”的背后,是血必凈市場日漸萎縮的窘境。業績預告顯示,2020年一季度,紅日藥業預計實現歸母凈利潤9644萬―1.32億元,較2019年同期下降25%―45%。

        對于業績下滑的原因,紅日藥業解釋稱,公司主力產品血必凈注射液作為疫情用藥,銷售量較上年同期大幅增長,但因2019年該產品參加國家醫保價格談判后納入國家新醫保目錄,醫保支付價格較原市場價格下降46.54%,所以收入與上年同期基本持平。同時,中藥配方顆粒因2月份和3月份上、中旬門診量的大幅下降,銷售收入較上年同期下降。

        血必凈曾是紅日藥業的支柱產品。2015年,血必凈的銷售收入達到13.76億元的頂峰,占到公司整體營業收入的41.1%。此后便是一路下滑。

        遭遇業績滑鐵盧的并非只有紅日藥業。

        Choice金融終端的數據顯示,截至4月19日,A股67家中藥上市公司已有49家發布了2019年年報或者業績快報。其中,5家公司陷入虧損,15家公司歸母凈利潤同比下滑。

        “近兩年中藥板塊的增速在各細分板塊里基本是墊底。中藥注射劑是受整頓的重災區,口服中成藥和一些帶消費品屬性的OTC品種也出現了下滑。中藥企業普遍還是研發比較薄弱,后勁不足。”4月18日,上海某私募基金醫藥研究員告訴記者。

        自2015年開始,在監管層層加碼之下,中藥注射劑或是被列入重點監控目錄,或是被踢出醫保目錄,在醫療機構遭到限用甚至清理。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救治似乎帶來了轉機,多個頗受爭議的中藥注射劑品種獲得臨床專家的認可,被納入推薦用藥。

        時代周報記者注意到,在最新發布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七版)》中,除了血必凈之外,喜炎平、熱毒寧、痰熱清、醒腦靜、參附注射液、參麥注射液、生脈注射液也被納入推薦的治療方案。

        不過,此次疫情前,由于濫用、不良反應等原因,在各地的重點監控目錄上,這8款中藥注射劑均榜上有名。


        (注:本文轉載之目的只為傳播行業信息,不作任何商業用途,已標明作者與來源。如涉侵權,請聯系刪除!)


        最新国产亚洲亚洲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