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bh10"><nav id="wbh10"></nav></rt>
  • <strong id="wbh10"><li id="wbh10"><dd id="wbh10"></dd></li></strong><font id="wbh10"><tr id="wbh10"><xmp id="wbh10"></xmp></tr></font><rp id="wbh10"><nav id="wbh10"><button id="wbh10"></button></nav></rp>
    <cite id="wbh10"></cite>

    <rt id="wbh10"><nav id="wbh10"><strike id="wbh10"></strike></nav></rt>
    <rp id="wbh10"><meter id="wbh10"><button id="wbh10"></button></meter></rp>
      1. ?
        資訊

        醫藥流通“一票制”呼之欲出?

        發布時間:2019-08-22 14:31:14  閱讀量:20461

        作者:曾小芳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經過“兩票制”的洗禮,我國藥品流通領域不規范行為大為好轉,且整個行業經歷了一輪大洗牌,使得“一票制”推行有了一定的現實基礎。而且,目前正準備全面擴圍的“4+7”藥品集中采購,已經實現了醫院直接與生產企業簽約、生產企業選擇配送企業,并鼓勵直接結算貨款。這樣的模式過渡到“一票制”應該不難實現。可以預見,今后會有更多的中小醫藥批發商、經銷商,乃至“個體戶”告別醫藥流通行業。廣東瑞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欒廣根就預言,假如全面執行“一票制”,大部分流通企業會消亡,少部分會變成生產企業的商業公司,只配送自己企業的產品,4000多家生產企業最多需要4000多家商業公司。

        “一票制”成未來醫藥流通必然趨勢

        8月2日,廣東省藥品交易中心發布《關于進一步做好我省醫療機構藥品交易“兩票制”票據上傳工作和公示第一批認定為一票情形審核結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對第一批認定為“一票”情形的審核結果予以公示,對在“兩票制”政策背景下,醫藥行業重點關注的被視同為生產企業的商業公司開票問題給出了明確答案。其中,北京嘉林、華潤賽科、華潤紫竹、悅康藥業、廣州一品紅等379家生產企業及其視同生產企業的商業公司通過審核,擬認定其為“一票”情形。而湖南天圣、重慶華友制藥等13家因資料不全尚未通過認定。

        云南植物藥業市場督導李長城看來,廣東此次的《通知》內容,明顯帶有對“一票制”的鼓勵意味。他說,“一票制”的落地,必將給廣東藥品流通行業帶來顛覆性的影響,以順豐、郵政物流收取配送費用的模式,將取代藥品流通傳統以利潤收取配送點位的模式,藥品流通商業將不得不加速轉型。

        廣東瑞興醫藥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欒廣根分析指出,《通知》中認定為“一票”的情形是指從生產企業到商業公司,而“一票制”是指在現“兩票制”(生產企業→配送商→醫院)的基礎上再進一步,從生產企業直接配送至醫院。《通知》只是針對國家“兩票制”的主體精神進行細化以便執行(即哪些生產企業控股的只銷售本企業產品的商業公司符合不算“一票”的要求)。他表示,此《通知》的出臺不會對廣東流通市場產生特別的影響。

        《通知》指出,截至8月7日,如無異議,文件公示的近400家生產企業以及視同生產企業的商業公司,將正式成為廣東省第一批審核通過“一票”情形的企業名單。

        對此,欒廣根表示,就配送而言,意義不大。因為這些公司僅能銷售本公司產品,配送至醫院仍需通過當地配送商業。要取得一家醫院的配送資格,需在該醫院開戶才行,且國家的導向是配送集團化(國控、華潤、上藥正是通過兼并重組規模迅速擴大,2018年已分別突破3000億、1000億、1000億元大關)。當然,不排除少數產品多的當地大型生產企業直接在部分醫院開戶,由于配送的及時性,外地企業一般不會選擇直接配送至醫院。

        事實上,除了廣東,還有多個省市明確鼓勵“一票制”,其中一些地區已開始實施“一票制”。如福建省從2016年底開始就明確要求醫院在采購基礎輸液的時候,和藥品生產企業直接結算,嚴格執行“一票制”。此外,浙江、江蘇泰州等地,已經實行耗材“一票制”。

        欒廣根介紹道,基礎輸液具有特殊性、地域性,且生產廠家較少,即使在醫院開戶也能應對。若4000多家藥廠都去執行“一票制”,廠家受不了,醫院也受不了,銷售部、藥劑科要變成配送公司。他認為,無論藥品還是耗材,“一票制”試點可以,少數品種可以,但大范圍全國推廣是不現實的。

        眾多周知,“4+7”藥品集中采購已經實現了醫院與生產企業簽約,由生產企業選擇配送企業,并鼓勵與生產企業直接結算貨款。有業內專家表示,從日用百貨電子商務發展情況看,公立醫院藥品采購實現“一票制”的技術難度更低,“一票制”必定會成為未來行業發展的趨勢。李長城也對這一觀點表示支持:“‘一票制’肯定會是未來醫院采購的必然趨勢,但現在離全國推廣還有一段距離。畢竟‘4+7’的推廣完善到位,醫保目錄、基藥目錄等全國統一還需時日,醫院采購及用藥的陽光透明還不見曙光,醫保與醫院貨款的及時兌付還未完全到位。”

        但欒廣根對此表達了自己的觀點,未來發展的必然趨勢可能是:“兩票制”+直接結算。這既具有可操作性,又符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于完善公立醫院藥品集中采購工作的指導意見》的精神,即“鼓勵醫院與藥品生產企業直接結算藥品貨款,藥品生產企業與配送企業結算配送費用”。

        醫藥中間商不及時轉型或遭淘汰

        據了解,就在廣東省《通知》發布的同一天,財政部、國家衛健委、國家醫保局聯合印發通知,決定全面推行醫療收費電子票據管理改革,明確正式啟用全國統一的醫療收費票據式樣。

        對此,欒廣根表示,此舉主要目的是實現醫療收費與財政、醫保的無縫對接,減少虛假醫療發票及騙保情況的發生。財政部門做到全國醫療收費電子票據“一站式”查詢、真偽查驗和報銷入賬;醫保部門要按照要求,實現與財政部門信息互聯互通,及時將醫療收費電子票據入賬報銷等信息反饋財政部門,并利用醫保網絡通道實現與醫療機構信息傳輸,做好醫療收費電子票據應用工作。

        李長城進一步補充道,陽光采購、帶量談價等逐步推行,“以量換價”是未來醫藥工業的處方線營銷必經之路。“一票制”同“兩票制”一樣,不一定能全部壓縮藥價水分,但一定會增加虛假票據的風險與操作難度。

        無論如何,從相關監管部門的最新要求,以及藥品流通行業的發展趨勢來看,“一票制”都是最省錢省時的藥品流通規則,將銷售線簡化到只有始端和終端。更有業內人士認為,“一票制”從財務賬面上砍掉了醫藥商業公司,或提高生產企業的運營成本和財務成本,傳統銷售模式的打破,將加速醫藥行業的洗牌。

        對此說法,欒廣根和李長城一致認為,行業洗牌一直在進行。配送商業只會壯大,且集團化趨勢會更加明顯,假如嚴格執行“一票制”,加大生產企業的運營成本和財務成本是肯定的。而對那些靠局部帶金銷售、沒有形成規模銷售的醫藥工業來說,必將受到影響,強者生存,弱者淘汰。

        顯然,在帶量采購、醫保控費等大的政策背景下,“一票制”已開始在部分地區顯效,無論是商業公司還是自然人,如果不能及時轉型,都可能在政策環境的變化中率先出局。那么,對于經歷了“兩票制”洗禮的醫藥流通行業來說,“一票制”的推行是否已經完全成熟?能否順利落實到位?

        欒廣根表示,當前只會在試點及部分執行。對于經歷了“兩票制”洗禮的流通企業來說,“一票制”肯定能順利落實到位,因為“一票”和“兩票”能否正常運轉主要在生產企業,“兩票”可以,“一票”就行!

        那么,在“一票制”面前,傳統醫藥流通企業該如何應對?中小醫藥批發商、經銷商乃至“個體戶”是否會徹底告別醫藥流通行業?

        “如果未來全面實行‘一票制’,醫藥流通企業對于藥品的流通與配送對比物流公司具有較強的認知與服務,在‘一票制’落地執行過程中,一方面可以改變傳統的配送收費形式,按照物流規則收取費用,轉型成物流配送服務商;另一方面,藥品流通企業具有多年與醫院打交道的經驗,也可以轉型為醫藥工業的地方咨詢服務商。”李長城如此說道。


        最新国产亚洲亚洲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