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bh10"><nav id="wbh10"></nav></rt>
  • <strong id="wbh10"><li id="wbh10"><dd id="wbh10"></dd></li></strong><font id="wbh10"><tr id="wbh10"><xmp id="wbh10"></xmp></tr></font><rp id="wbh10"><nav id="wbh10"><button id="wbh10"></button></nav></rp>
    <cite id="wbh10"></cite>

    <rt id="wbh10"><nav id="wbh10"><strike id="wbh10"></strike></nav></rt>
    <rp id="wbh10"><meter id="wbh10"><button id="wbh10"></button></meter></rp>
      1. ?
        專欄

        醫療保障待遇清單一出,醫藥行業大勢將定!

        發布時間:2019-07-26 09:00:28  閱讀量:30466

        作者:袁則紅  來源:循環醫藥

        核心提示:如果省級增補目錄一撤梯子,那么全國的醫保應該能省出來千億左右的資金,而這個千億將會打擊一批中型的醫藥工業。類似這樣的中型醫藥工業,就會面臨向左走還是向右走的選擇難題。向左走,那就攻下華山天險進入國家醫保目錄;向右走,那就得進入不太熟悉的院外DTP、診所、電商渠道。

        7月22日,國家醫保局發文《關于建立醫療保障待遇清單管理制度的意見(征求意見稿)》。此征求意見稿一出,醫藥行業一片哀嚎,原因是其中一條是如此表述的:

        國家統一制定國家基本醫療保險藥品目錄,各地嚴格按照國家基本醫療保險藥品目錄執行,原則上不得自行制定目錄或用變通的方法增加目錄內藥品。

        這句話的直接意思就是:醫保支付只管國家醫保目錄藥物,其他的各省的醫保增補目錄就撤了吧。

        撤,說起來簡單,但做起來難,因為這里牽涉到的都是錢,不管是藥廠的銷售額,地方財政的錢,還是當地醫藥企業的利稅。但這次真的是要撤了:

        各地在基本制度框架之外不得新設制度,地方現有的其他形式制度安排要逐步清理過渡到基本制度框架中。

        不予支付的范圍。國家法律法規和黨中央、國務院規定基本醫療保險和補充醫療保險不予支付的,或已有其他保障制度、經費渠道安排解決的醫療服務和項目。

        如果省級增補目錄一撤梯子,那么全國的醫保應該能省出來千億左右的資金,而這個千億將會打擊一批中型的醫藥工業。類似這樣的中型醫藥工業,就會面臨向左走還是向右走的選擇難題。向左走,那就攻下華山天險進入國家醫保目錄;向右走,那就得進入不太熟悉的院外DTP、診所、電商渠道。

        打擊了一批中型醫藥工業,那么對于原本藥品已在國家醫保目錄的廠家來說,肯定是個利好。因為原先由于眾所周知的關系、掛金等,醫院基本上會優先使用價格高的藥品,而增補目錄里的藥品大多數都是高價藥。而高價藥少用了,那么就會更多采購原先的醫保目錄藥。這也給處方藥市場提出了一個新課題:如何聚焦核心醫保品種,渠道下沉到基層醫療機構?

        誰真正把渠道下沉到四五線市場的基層醫療機構,那么誰就能夠最大化市場規模,而且還能建立起品牌優勢。從這個角度來說,處方藥市場還是有機會的,關鍵是要:聚焦、下沉、學術動銷。

        原先處方藥市場的80%規模,現今估計慢慢要下沉到70%左右了,那么意味著更小的規模市場,容納了更多的競爭對手,面臨更精細化的產品競爭。而院外DTP、零售藥店、診所市場都將因為大量中型藥企藥品的進入,市場競爭會更加慘烈。

        未來的醫藥工業,如果能夠存活著,那么一定以競爭為經營核心,找尋最具穿透力的產品,打造最具執行力的團隊,踐行最具拉動力的推廣,這樣才能在市場上擁有一席之地。

        自此,醫藥行業基本上可以蓋棺論定了:只屬于大中型藥企。而更多的中小型藥企,只能聚焦在某個窄領域,或者在某個窄渠道上,去找尋自己的角色和優勢。


        最新国产亚洲亚洲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