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bh10"><nav id="wbh10"></nav></rt>
  • <strong id="wbh10"><li id="wbh10"><dd id="wbh10"></dd></li></strong><font id="wbh10"><tr id="wbh10"><xmp id="wbh10"></xmp></tr></font><rp id="wbh10"><nav id="wbh10"><button id="wbh10"></button></nav></rp>
    <cite id="wbh10"></cite>

    <rt id="wbh10"><nav id="wbh10"><strike id="wbh10"></strike></nav></rt>
    <rp id="wbh10"><meter id="wbh10"><button id="wbh10"></button></meter></rp>
      1. ?
        資訊

        醫保藥品目錄動態調整 “發令槍”高高舉起!

        發布時間:2018-05-24 16:00:16  閱讀量:22079

        作者:攀登  來源:醫藥觀察家報

        核心提示:醫保藥品目錄動態調整已經是“舉起了發令槍”,但在目前國家醫療保障局即將正式成立,人社部相關職能發生轉移的背景下,這一槍何時鳴響,還需拭目以待。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醫療保險司司長陳金甫日前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目前的藥品目錄基本上能滿足需求,但也有進一步擴大支付范圍和提高用藥水平的需要。按照中央的決策,人社部已經做了專項部署,會盡快啟動建立藥品的動態調整機制,盡可能把更多臨床價值高、治療急需的藥品納入支付范圍,既有效提高患者用藥水平,又通過談判方式把價格降下來,減輕患者的負擔。按照這個想法,我們會盡快啟動醫療保險專項動態調整。”據了解,醫保目錄自2000年誕生以來,于2004年、2009年、2017年更新了三次,2017年4月,還就建立醫保藥品目錄動態調整機制公開向社會征求意見。這些信號顯示,醫保藥品目錄動態調整已經是“舉起了發令槍”,但在目前國家醫療保障局即將正式成立,人社部相關職能發生轉移的背景下,這一槍何時鳴響,還需拭目以待。

        建機制:“目錄”不再是“金飯碗”

        2017年2月,醫保藥品目錄時隔八年之后進行了更新,隨后的2017年4月18日,人社部面向社會廣泛征求醫保藥品目錄動態調整機制的意見。彼時征求意見的重點問題包括:1.動態調整醫保藥品目錄時如何平衡兼顧臨床需求、支持創新與醫保基金承受能力;2.醫保藥品目錄動態調整的范圍,新批準的藥品、專利藥、非獨家品種、目錄外已上市品種應分別采取怎樣的辦法和規則;3.醫保藥品目錄動態調整中如何實現各方訴求充分表達,如何充分運用藥物經濟學等評價手段,怎樣運用客觀數據支持專家評審機制;4.醫保藥品目錄的談判準入機制怎樣建立,談判結果的有效周期如何確定,如何與支付標準相銜接;5.如何實現藥品注冊審批、生產流通、臨床應用、醫保支付等環節的有效銜接;6.如何建立醫保藥品目錄內藥品的退出機制。

        征求意見在2017年5月就已結束,隨后卻偃旗息鼓了,官方既沒有就社會各界反饋的意見進行回復,而且迄今為止,該動態調整機制的詳細內容也未面世。對此,本報特約觀察家、鼎臣醫藥咨詢創始人史立臣就表示,這其中可能存在一些既得利益者的反對。因為醫保藥品目錄2017年2月才更新,有品種被納入的藥企不愿意在短時間進行調整,因為一旦進行動態調整,以前在目錄內的藥品,就有可能被調整出來。例如有些創新藥如果被納入,那原來的同品類老藥就可能被調出,這是那些企業不愿意的。所以,政策制定者在這件事情上也會慎重考慮。

        此次人社部醫療保險司司長陳金甫在國務院新聞發布會上重提舊事,仿佛意味著主管機構已協調好了各方面的意見。但結合當前政府機構改革的大背景,以及國家醫療保障局尚未正式開始辦公的情況下,又不免讓人對其進程仍然存在擔心。史立臣就強調,雖然陳司長如此說,但在國家醫保局正式成立前,藥品目錄動態調整機制不一定很快面世,甚至還有擱淺的可能。因為作為今后醫保支付的管理機構,建立醫保藥品動態調整機制必須征得其同意。

        雖然如此,但在“三醫改革”不斷推進,國家大力推進仿制藥和創新藥發展,以及確保人民群眾用藥可及性的背景下,醫保藥品目錄過去那種幾年才調整一次的機制,顯然已不合時宜,建立動態調整已是迫在眉睫。關鍵問題是,遵循什么樣的原則來進行調整。史立臣分析說,現在國家大力推動按病種付費,醫保藥品目錄與臨床用藥密切相關,因此,目錄的調整,一定是遵從臨床的用藥需求。此外,醫保藥品目錄動態調整也是藥品采購方和藥企進行談判的一個很重要的籌碼,所以,目錄調整也會考慮到這方面。

        資料顯示,在2017年2月的目錄調整中,中成藥調進品種達200多個,兒童藥物品種新增數量達到91個,二者成為最大贏家。如果動態調整機制建立,又將是哪些品種最先成為“幸運兒”呢?史立臣也表達了自己的觀點:第一類應該是腫瘤用藥(包括仿制藥、創新藥和降價藥),第二類是臨床用量較大的心腦血管疾病用藥,第三類就是重大疾病用藥和急需藥品,例如今年初流感大暴發,這類藥品就應該被調整進目錄。

        當然,既然是動態調整機制,那就必然有進有出。史立臣表示,今后,醫保藥品目錄不再是個“金飯碗”,那些可替代藥品,價格較高,又不愿意降價的,就可能被調出;此外,被納入多數醫院監控范圍的,如輔助用藥,特別是中成藥類輔助用藥,以及醫院用量較少的藥品,也應該被調出。

        強執行:擴圍與監管并重

        在此次的新聞發布會上,人社部醫療保險司司長陳金甫還提到,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醫保管理能力的提升,以及一系列醫改綜合措施,醫保基金有一定承受能力,要更大范圍、逐步提高醫保的用藥水平。

        從陳司長的這個表態中,業內人士應該可以充分感受到這樣一個信息:醫保藥品目錄范圍的擴大,應該是一個大方向。史立臣還具體指出,就現狀來說,重大疾病用藥是一個擴圍方向,疑難雜癥用藥也是一個方向。隨著范圍的擴大,未來醫保藥品目錄還會有一個趨勢,那就是整體藥品價格會降低。

        至于目錄擴圍的方式,陳司長還特別談到去年的國家藥品目錄談判,最終談成了36種品種納入了醫保目錄。那么,醫保藥品目錄的談判準入機制怎樣建立?今后,會更多地針對哪些藥品采取談判的手段將其納入醫保目錄呢?

        對此,史立臣表示出謹慎的態度。他說,這個問題比較復雜,建立醫保藥品目錄談判準入機制,必須考慮多個條件:1.產品質量;2.企業相關資質,如產品通過一致性評價,或者生產線通過歐盟認證等;3.價格因素;4.企業經營歷史,如是否存在商業賄賂,是否有過不良記錄等。國家現在在藥品目錄談判方面是越來越熟練了,未來的談判水平會越來越高,更多的可能會針對重大疾病用藥采取談判手段,如腫瘤、心腦血管、糖尿病、高血壓等患病人群大的藥品;其次是與疫情有關的藥品;再就是兒童用藥,中國現在兒童用藥太少,要鼓勵兒童用藥的創新研發;還有疑難雜癥,如艾滋病用藥。

        雖然說醫保藥品目錄擴圍基本上是板上釘釘,但觀察2017版醫保藥品目錄的制定可以發現,監管機構是擴圍與管理并重的,如2017版醫保目錄在調進中成藥的同時,對部分中成藥及中藥注射液使用監管也更加嚴格。如再次擴圍,必然會針對新調入藥品采取新的監管舉措。對此,史立臣建議道,醫保藥品目錄建立動態調整機制,那么其監管也應該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此外,對目錄內的藥品監管要抓住重點環節:一是是否經常發生嚴重不良反應事件,特別是中藥注射劑;二是強調其有效性;三是注重安全性;四是對于仿制藥,要強調是否通過了一致性評價;五就是價格問題;六就是輔助類藥品。

        不管是調整也好,監管也罷,總之,醫保藥品目錄進行動態調整的“發令槍”已經高高舉起,但究竟由誰來指揮打響這一槍,還值得期待。因為這項工作是原人社部醫療保險司提出來的,現在,國家醫療保障局組建在即(本文截稿時最新消息:辦公地址已確定),按照機構改革方案,原人社部的城鎮職工和城鎮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生育保險職責,將劃轉到新成立的國家醫保局。政府機構職能的轉換,一定會影響到醫保藥品目錄調整機制的建立和執行。國家醫保局的主要工作職責就包括控費、主導醫保目錄的調整等。國家醫保局領導和工作人員到位后,首先就會對醫保目錄內藥品進行價格分析,再出臺新的控費政策,然后對醫保藥品目錄進行調整。這可能是國家醫保局成立后的首要工作。

        對此,史立臣也是充滿期待。他說,醫保藥品動態調整機制的建立,對行業的影響是全面性的。以前很多企業,藥品進入目錄,就相當于抱了一個“金飯碗”,現在,這個“金飯碗”的含金量就少了很多,甚至不再是“金飯碗”。因此,藥企必須從以下幾方面作出改變:1.注重合規經營。未來,如果企業存在商業賄賂,或者有不良記錄,或者進入黑名單,那你的產品是進入不了目錄的。無論目錄怎樣調整,都一定會把企業的合規性作為要件之一。2.要重視研發。因為醫保藥品目錄調整的一個導向,就是以調入新藥和高效藥為主。3.回歸循證醫學。過去,很多企業不重視循證醫學和臨床應用,產品完全靠廣告營銷來提升銷量,這在未來是沒有出路的。4.以疾病為導向開展營銷活動。例如中藥產品,現在國家推動按病種付費,控制藥占比,很多中藥產品在臨床上是不占優勢的,但其在慢病康復方面的效果是很好的,那就要從疾病層面去設計自己的營銷模式,強調其有效性和安全性。


        最新国产亚洲亚洲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