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id="wbh10"><nav id="wbh10"></nav></rt>
  • <strong id="wbh10"><li id="wbh10"><dd id="wbh10"></dd></li></strong><font id="wbh10"><tr id="wbh10"><xmp id="wbh10"></xmp></tr></font><rp id="wbh10"><nav id="wbh10"><button id="wbh10"></button></nav></rp>
    <cite id="wbh10"></cite>

    <rt id="wbh10"><nav id="wbh10"><strike id="wbh10"></strike></nav></rt>
    <rp id="wbh10"><meter id="wbh10"><button id="wbh10"></button></meter></rp>
      1. ?
        資訊

        “躁動”增補 標準“待機”

        發布時間:2017-04-05 17:51:42  閱讀量:19243

        作者:黎子悠  來源:醫藥觀察家

        核心提示:新版國家醫保目錄出臺后的兩大看點。

        2017年版國家醫保目錄的出臺,在業界炸開了一個響雷。而在接下來省級醫保增補中,眾多企業尤其是那些沒有進入國家版醫保目錄的企業,不可避免地將拉開一場激烈的爭奪戰,其摩拳擦掌,蠢蠢欲動,能否如愿?尚未能定義。進與出往往在一念之間,被調出者,或黯然神傷;但被調入的幸運者,難道就能高枕無憂嗎?現實是,未必如此。在我國醫改中,控制醫保費用,不僅是醫保目錄的責任,醫保支付標準更是發揮極大的話語權。而可以預見的是,未來醫保支付標準的出臺或將“電照風行”。 

        特邀嘉賓

        本報特約觀察家、行業資深營銷專家 王亮

        安徽醫藥聯盟會長 沈明

        武漢哈瑞醫藥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盧傳勇

        山西太行醫藥集團董事長助理 虞國慶

        爭議“291”

        醫藥觀察家:2017年版的國家醫保目錄發布距今已有些時日,日前,根據人社部“重慶醫保目錄培訓班”會議的召開,業內流傳的信息,都釋放了一個信號:新一輪省級醫保藥品目錄調整即將啟動,時限是在7月31日前完成,且調整的乙類藥品數量不得超過國家乙類藥品數量的15%。您對此次省級醫保目錄的調整有何看法?

        盧傳勇:此次新一輪的省級醫保目錄增補調整在國家人社部門的要求下快馬加鞭,實則有回應醫藥產業和社會的強烈關切之因,因為在過去的8年期間,醫保目錄尚未調整,很多臨床安全、有效、價格合理的藥品需要在國家醫保政策下更大、更優質的為醫療機構和患者服務。但是從目前的進度和難度來看,全國各省級醫保部門能否在7月31日之前如期交一份完美的答卷,還得考量醫保目錄的執政水平與能力,有待觀察。

        王亮:此次醫保目錄調整距上次已經有8年時間了,與相關說法的五年一次的動態調整已經相去甚遠,所以此次人社部要求在7月31日前完成各省的目錄調整是基于這方面的考慮。可以說醫保目錄的調整,既關乎醫療機構的用藥結構變化和患者的用藥需求變化,也直接關系到社保的用藥資金壓力情況,以及企業新品研發的積極性及產品市場份額的變化情況。可以說關乎全面,十分重要,備受期待!

        沈明:從醫保目錄調整的間隔時間看,已經8年過去,臨床用藥不論是用藥習慣、臨床路徑、新藥批文與研發等方面都已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顯然是該做目錄調整了。從藥企角度,能否進入目錄,以及之前進入目錄后某些品種被調出的企業,都將是一次考驗。而相關的政府官員是否能夠保證最終結果的公平公正公開,也是一大關鍵。

        醫藥觀察家:人社部會議中指出“各省的調整數量控制在291個”,而由于此前國家醫保目錄已8年沒有調整,原各省醫保藥品目錄存在補缺需求,許多臨床上需要使用的藥品都亟待列入。那么,您覺得291個這個數量合理嗎?

        王亮:具體到這個數量是否合理不能一概而論,應該和各地的社保支付水平和臨床用藥習慣聯系起來看。可能在東部發達地區,由于社保籌資力度和水平較高,需要各種藥品滿足需求,就遠遠高于這個數量。而在西部欠發達地區,則可能產品需求低于這個數字。但是對于藥品企業來講,則希望各省的增補數量越多越好,這樣產品才有更多機會進入大市場來競爭。

        盧傳勇:新版國家醫保目錄此次已經收錄了2535個藥品,較2009年版的目錄中新增了339個,增幅15%,從這個數據來看,國家醫保目錄也是充分考慮鼓勵創新、重點偏移婦兒專科、重大疾病以及特殊疾病的用藥傾斜。按照凡例的通知各省在國家醫保乙類的品種數上有15%的調入調出權利,291個數字也應該是按照此項規定折算出來進行調控性規定,合理與不合理都得執行,這個數字放到各省級醫保目錄的增補層面上來,我認為是合理的。

        沈明:基本合理。企業希望能調整更多的數量,允許調整的數量越多,各省的差異會越大,腐敗的發生會更多,巨大的經濟利益面前,權錢交易在所難免。

        醫藥觀察家:據了解,各省在調整中反應的問題集中在兩保合一和此前增補品種后,現有品種已經嚴重超出291個上限。顯然,這與本次省級醫保目錄調整的數量有矛盾。對此,您是如何看待這前后不一的現象呢?有沒有比較好的解決辦法呢?

        盧傳勇:新版國家醫保目錄公布之前,各省在兩保合一中基本采取了“就高不就低”的原則對原城鎮居民醫療保險和新型農村合作醫療保險藥品目錄進行了合并歸整,如果其本身品種已經嚴重超過了本次省級醫保目錄調整的數量,那么也從側面反映了當時獨立的兩個用藥目錄的匹配度、重合度不高,目錄制定的科學性、銜接性缺乏,造成了被動的局面。要從根本解決這一矛盾,只能從臨床用藥評價的角度,對于兩目錄合并中新增的藥品重新按醫保目錄程序評估、遴選,科學剔除、保留藥品目錄的數量。

        王亮:出現前后不一致的情況,應該是之前國家沒有一個明確的指導意見(如只指導了三保合一的趨勢,并沒有考慮具體產品數量等),而各地受到多方面因素影響實施的藥品增補而產生了地方增補品種超過國家指導數量的實際情況。對于這樣的一個實際情況,可以考慮國家制定一個地方醫保增補基準數(如291個)的指導意見,并允許各地根據具體情況按照一定的標準進行上下浮動報備使用,國家對地方進行增補品種的全面監控用藥安全和使用支付情況。

        沈明:目錄數量上還是緊一點好,畢竟醫保總量有限。首先從時間上看,之前的兩保合一和增補的一些品種的數量,顯然超過最新的國家醫保目錄,但是國家最新版本的醫保目錄是在今年2月份出臺,那么以前的東西,必然是要按照最新的來。政策總是在不斷地變化與調整,總的來說,不論是新農合,還是兩保合一,都要小的政策服從大的。

        被看好的動態機制

        醫藥觀察家:在國家醫保目錄正式出臺的背景下,省級醫保目錄調整無疑成為業界和藥企關注的焦點,也可以預見接下來將“競爭激烈”。結合經驗來看,您認為省級醫保目錄調整會出現哪些情況(如地方保護……)?這對于調整會帶來怎樣的影響?

        沈明:地方保護一定會有,各省市程度不一。對于一個省市來講,作為區域內醫保目錄調整,他首先肯定會考慮本省的藥品生產企業,給予多多少少的照顧,因為這會影響到地方的利益,比如說,對GDP、稅收、就業等方面的貢獻。這是任何一個地方政府都會考慮的。這樣一來,各省的醫保目錄,就會出現明顯的差異化,帶來的結果便是,某個產品進入到某個地方的醫保,保證了上量,但別的省市可能就不會有這個產品的市場。

        盧傳勇:因為要充分考慮全國各地的用藥習慣不盡相同、疾病譜的差異化、民族用藥、各省醫保資金結余及經濟發展水平的不同等客觀因素的影響,理應允許各省自主增加或剔除國家醫保目錄的相關藥品。但是全國各省級醫保目錄的調整應嚴格按照現行法律法規和文件規定進行乙類藥品調整,要堅持專家評審機制,堅持公平公正公開的原則進行。

        鑒于國家目錄中通知提到的“穩步提高基本醫療保障水平,促進醫療服務和藥品生產技術進步和創新”,在一些經濟相對發達的省份可以考慮將國家醫保目錄未納入的,而本省企業生產的或其他企業的新藥、臨床療效好的藥品納入到各省醫保目錄中,給予醫保支持。這一舉措有力于提振和鼓勵企業更多的轉向自主研發、加大創新藥的投入,也是符合國家醫藥產業供給側改革的重要措施,符合業界的呼聲。

        王亮:此次的省級醫保目錄調整,可以預見的是必將成為一場激烈爭奪戰,特別是那些沒有進入國家版醫保目錄的產品和企業。由于中國地大物博,那些沒有進入國家醫保目錄,但是在地方具備較強的行業、市場和臨床影響力的企業和產品,必將利用一切機會進行地方增補,從而出現所謂的地方保護也不可避免。另外,省級目錄的調整必然將會對地方的用藥情況進行重新的洗牌調整,從而形成未來四年乃至更長時間的固有格局。正因如此,每次的省級目錄調整,反而會是更為激烈的市場爭奪戰。

        醫藥觀察家:此次省級醫保目錄有一大亮點——人社部正在著手建立常態化、動態化的醫保用藥準入機制。您覺得以動態調整的方式和手段,是否能夠達到滿足臨床用藥需求的目的?建立動態調整機制該注意哪些問題,如標準、規則?

        沈明:首先肯定常態化、動態化調整目錄是一個積極的嘗試。畢竟臨床用藥的不斷變化,最新的治療手段、治療方法和新藥的出現等等。但往往好的目的不一定能夠實現。前提是這個常態化、動態化的調整的標準和規則如何定義尚不明確。所以我建議,一是要明確以臨床路徑為指引,必須鼓勵藥品創新,拿了國家一類新藥批文,可以直接進入醫保增補目錄。二是保證原則性的公平公正,減少人為操作。

        盧傳勇:人社部提到的建立常態化、動態化的醫保用藥準入機制,我認為對于醫藥產業來說,屬于利好。這樣一來,有利于解決企業創新上市藥品的市場準入問題,不用再等到“青絲變白發了”。

        在建立動態機制中應該從國家醫藥產業健康、可持續發展及結合國家現行政策要求、國家健康戰略層面的體系進行制度、標準的科學設計與規劃,要充分運用醫保目錄、醫保支付標準的杠桿作用,來鼓勵企業創新研發、降低低水平的重復建設問題,比如及時納入通過仿制藥一致性評價藥品、通過國際歐美市場認證的藥品;充分關注藥品臨床急需與必需的問題、藥品安全性問題、用藥的藥物經濟學評價性問題,通過國家醫保競爭性談判、臨床醫生、藥師以及醫保管理專家評審的機制實現。

        王亮:臨床用藥由于受到環境、氣候、生活習慣等因素的動態影響,其用藥本身就是一個不斷變化調整的過程。而近年來國家大力提倡和積極支持藥企的產品研發工作,新藥研發和上市的周期明顯縮短,這些因素都使得臨床的用藥習慣和需求也是不斷變化。按照之前的五年調整的周期已經不能滿足臨床和社會需求,所以人社部此次建立的常態化、動態化的醫保用藥準入調整機制還是很有必要的。只是,還需要在標準上明確調整的硬性和軟性條款,如超過多少家的甲級以上醫院的共同需求樣本或發生重特大疾病疫情的特殊情況等。同時,還需要做好對各省醫保增補目錄的動態監控,從實際發生的臨床用藥數量及產品療效等方面來不斷優化目錄,來真正實現有效治病,安全治病,保障治病的最終目的!

        待定的支付標準

        醫藥觀察家:有觀點認為,在醫保目錄之后,接下來的重點將是遲遲未見出臺的醫保支付標準,相信隨著國家醫保目錄發布和省級醫保目錄7月底調整完成,醫保支付標準也會隨之而來,且將帶來更大的影響。對此,您是如何看待的?

        盧傳勇:醫保支付標準姍姍未見顯山露水,可能與本次醫保目錄發布與各省級的調整有一定的關聯,因為前者管的醫保資金“付多少錢、怎么付錢”的標準問題,而后者回答的是“付錢給誰、受益對象的支付比例”的問題。

        沈明:醫保支付標準,是個重要的政策工具,影響非常重大。進了醫保目錄,不是萬事大吉,如果醫保支付標準較低,對產品很不利。假設一個藥品進入到目錄,一定程度上,保證了其藥品的消費,比起完全沒有醫保支付,都是病人自費來講,推廣上的難度相對要小一些。而要是進入目錄,但支付標準比例可能是60%或50%,那么對一個藥品的上量和推廣,便多了一個限制。

        王亮:如果說“醫保目錄調整”只是改變了藥品的用藥現狀和進入資格的話,那么醫保支付標準實施則會徹底改變醫療機構的用藥習慣,從而影響藥企的經營模式。各地醫療機構如果按照這個標準和思路,通過承諾實施帶量采購和較短時間支付藥品采購款等措施,與企業進行更為嚴厲的二次議價或多次議價的動力會進一步增強。屆時醫療機構變為藥品壓價的核心板塊,必將進一步拉低藥品的臨床價格,從而改變整個醫療機構的藥品銷售模式,有效地減少代金銷售及商業賄賂問題的產生,使得醫生將重心回到治病救人上面。

        醫藥觀察家:就在不久前,福建省在新一輪藥品采購中出臺了醫保最高限價和醫保支付結算價。按照福建的做法,將藥品分為競價組和非競價組,不僅兩組藥品的醫保支付結算價不同,同組不同類別的藥品結算價也不同,高的如治療性用藥可達到醫保最高限價100%,低的如輔助用藥只有50%。您對這種支付標準作何評價?您覺得這種模式會被其他省份效仿嗎?

        沈明:首先福建這種做法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也是一種創新和嘗試。福建將藥品分成競價組和非競價組,肯定有其自身的標準。福建在醫改方面的嘗試,一定會被別的省份去學習,去效仿,去改進。

        盧傳勇:福建作為醫改的風向標,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帶來醫藥產業鏈條上各主體的強烈關注,但是我認為這種醫保支付模式是否能被其他省份效仿,要充分考慮各省的醫保資金使用情況、臨床用藥結構與比例、藥品集中招標采購參與中的各角色的利益等綜合因素,還有就是主政者操盤解決問題的出發點和初心。

        王亮:福建作為醫藥分家、招標采購和醫療機構改革的排頭兵和試點省份,其每一次的政策實施都有起一定的警示作用。此次的醫保最高限價和醫保支付結算價的雙結合方案實施,要看日后具體實施過程是否實現了藥品降價、醫療機構用藥的供銷弊端是否解決。其他省份一方面等著國家醫保支付標準指導意見的出臺,同時也在觀察福建實施過程中遇到的實際問題和取得的效果。一旦福建此次的雙結合達到了相關的目的,其他省份效仿乃至全面推廣學習也會水到渠成!

        醫藥觀察家:按照此前相關政府部門的政策,國家層面將會制定一個統一的醫保支付標準指導原則,各地再去推廣,但如今國家標準遲遲未見出臺,反而是地方在不斷探索。這是否意味著醫保支付標準制定的思路已經發生改變,變成先各地探索再國家總結(藥品招標就是各地探索后國家再出臺7號文、70號文)?為什么?

        王亮:從目前的發展趨勢來看,未來國家實施統一的醫保支付標準指導原則不會有什么大的變化,這是從頂層設計上真正解決醫療機構和臨床企業目前各種問題的必然手段,也是迫使醫療機構在有效看病的前提下主動進行產品壓價的有效手段。但是具體考慮到各地區的實際情況以及醫保支付結算價的界定上,國家還是希望可以在相關地方進行試點,從而看一下最終的各地差異性有多大。未來不排除會出現,國家制定醫保支付的指導意見,各地在支付金額、產品使用和具體實施上會有一些差異,但是整個調控的大方向不會變化。

        沈明:國家醫保支付標準制定思路是否改變,我不能妄加揣測。但我們可以看到,國家統一標準,難度較大,各省市差異又很大,國家層面的標準便很難出臺。但地方為什么要進行不斷地探索,因為醫改不能等,醫保費用始終處于一個緊張的狀態。至于地方探索哪一種比較好,只是做事方式的不同,短期內難以下結論,不過有幾種模式探索出來后,國家再出臺一個統一的醫保支付標準,這反而是一個好事情。

        真知灼見

        產品上量的第二次希望

        2017年版國家醫保目錄頒布后,在制藥企業內引起一次較大的震動,并聯動了制藥企業幾家歡樂幾家愁。有品種進入目錄的企業,準備施展身手,大展宏圖;因種種原因沒有品種進目錄的企業,倍感世道的不公,此次又是顆粒無收。好在新版醫保目錄公布后,緊接著各省市根據本省的實際情況和用藥需求,開始增補省級醫保目錄,增補比例在15%左右,這就給那些暫時還沒進國家醫保目錄的制藥企業又騰起了一線希望。

        省級醫保目錄是對國家醫保目錄的一種補充,是根據每個省的實際情況而設置的,也是具有一定的權威性,可以納入報銷的范疇。進入省級醫保目錄,同樣可以參加該省的藥品招標,還可以申請增補當地的基藥目錄,再參加該省的基藥招標,從而獲取產品銷售量快速增長的機會,便給這次未有品種進入國家版醫保目錄的企業又一個機會。

        進入省級醫保目錄,也是為下次進入國家醫保目錄打下一個良好而又堅實的基礎。以前國家有不成文的規定,想進入國家醫保目錄,必須先有五、六個省級醫保作鋪墊,才有資格進入國家醫保目錄。所以說,各個制藥企業千萬不能掉以輕心,必須全力以赴,必須有分管領導掛帥,組建專業小組,篩選出品種的優勢和切合實際的賣點,以及市場的推廣價值,給廣大的患者帶來什么樣的福音。

        申請進入各省的醫保目錄,是制藥企業產品上量的第二次希望,有機會就要抓住。企業的獨家中藥品種也好,有市場潛力的仿制產品也罷,一定要抓住此次增補省級醫保目錄的機遇,用好自己所有的人脈關系和自身的渠道網絡,努力進入省級醫保目錄。哪怕一個省、兩個省,哪怕是邊遠省份,只要能進入都是成功的案例,只要有良好的開頭,就可以復制、推廣,再進入其他省級醫保目錄。

        希望在人間,希望在自己,只要企業自己有信心,申請進入各省級醫保目錄的主動權終究會抓在自己的手中。

        (虞國慶)


        最新国产亚洲亚洲精品视频